一线探访丨10年发展迎来黄金期,看青岛围棋少儿培训发展史

  • 时间:
  • 浏览:12

  文/图 半岛记者 杜金城

  围棋,古时称“弈”。是一项志趣高雅而又充满激烈竞争的高智能游戏。自古以来,“琴棋书画”并称为我国传统四艺。围棋也是四艺中唯一一个通过两人脑力对抗完成的项目,其自身既包含着数学算法,又是中华文化丰富内涵的体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让孩子选择学围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围棋能够很大限度地提高儿童的智商;同时还能够培养孩子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青岛少儿围棋培训在最近十年间经历了飞跃式发展,学棋的孩子越来越多,围棋俱乐部像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起来。但是,一路飞跃发展过后,大部分俱乐部都遇到了共同的“瓶颈”,师资匮乏、生源扩张、教材不统一等问题日益凸显出来……

  

  十年铸就青岛围棋“黄金期”

  “黑土即墨蕴宝,白水汇泉腾龙”。在即墨古城南区,这样一副对联被分贴在一间名叫“宝龙棋社”的门口。联中开头的“黑白”寓意着围棋,联末的“宝龙”又正是棋社的名号。走进棋社,古香古色的装饰以及随处可见的围棋文化饰品显示着主人的用心。

  经营宝龙棋社的是一位名叫秦宝龙的围棋老师。今年不到50岁的秦宝龙算得上是青岛少儿围棋培训的元老级人物。“我从1990年开始教棋,那时候我才19岁,当时根本没有围棋俱乐部,就是到一些学校去给一些围棋兴趣班上课。”秦老师回忆道。在此后的时间里,秦老师教棋的足迹遍布青岛,但直到2006年随着青岛市围棋协会成立,秦宝龙在当年的四月份成立了宝龙围棋社。如今,宝龙围棋社已经发展成为拥有五家独立棋社、十多个合作培训点的大型棋社。“现在光在宝龙棋社注册的小棋手就有三四百人。”秦宝龙开心地说。

  最近十年毫无疑问是青岛围棋发展的“黄金岁月”。青岛市围棋协会从刚刚注册时只有三家会员俱乐部,到如今拥有60多家会员俱乐部,教学点达到几百个。2007年,协会举办一场定段比赛,参与的孩子不过两三千人,如今一场普通的定段赛,参与人数就超过3000人。这样的变化,让围棋培训从业者感受颇深。

  青西新区小名人棋院的单杰在大学期间攻读的是体育教育专业。因为上学时正好赶上了所在的城市发展围棋项目,所以大学没毕业,单杰就开始关注并在课余时间从事围棋培训。2008年大学毕业后,单杰回到老家后创建了小名人棋院,如今拥有两家棋院的单杰在当地真正地成了围棋界的名人。“感觉最近10年真是青岛围棋发展最红火的一段时间,我们学围棋的年轻人也确实碰上了好时候,努力给孩子们提供最好的。”

  

  发展迅猛无奈遭遇“瓶颈期”

  孩子学习围棋不仅益智,更能培养为人处世的大局观。所以,越来越多的家长为孩子选择围棋项目,这种选择也带火了围棋培训市场。但快速发展过后,越来越多的围棋俱乐部陷入了发展的“瓶颈期”。

  传统体育教育培训市场的痛点通常包括成本、师资、生源、课程设置等方面。这些痛点同样显现在青岛围棋教育培训市场上。首先,大多围棋培训机构运营成本并不低,房租、人力成本等。而一些小的培训机构若聘请高水平棋手担任教练,成本更是难以回收。“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很多不愿从事这个行业,有时候并不是收入的问题,而是我们很多俱乐部无法给大学生提供很好的平台,从业者看不到未来发展的希望。”青岛市围棋协会会长刘群燕向记者点出行业发展的一大痛点。

  不仅“缺老师”,因为俱乐部发展不均衡的原因,青岛市很多地区还出现了多家俱乐部一起抢生源的情况,“缺学生”的问题也让很多俱乐部感到头疼。“说起来,现在青岛市大部分围棋俱乐部还是一种手工作坊式的运作方式,很容易复制,也很难做大,这可能是目前青岛围棋面临的最大问题。”刘群燕说道。

  有遭遇“瓶颈”的,但也有不少俱乐部顺利地成长为这个行业的旗舰领头者。成立于2008年的育星围棋俱乐部目前拥有三处独立教学点,在这里接受围棋教育的孩子已经超过1500人。有意思的是,育星的创始人贾桂波起初却并不会下围棋,只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学棋而接触到了这个行业。本身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的老贾不仅跟着孩子迷恋上了围棋,也决定开办一家围棋俱乐部。可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育星正好赶上了青岛围棋发展的好时候,自己的俱乐部在几年之间就迅速壮大起来。如今,育星在青岛围棋培训市场上已经成为了响当当的品牌。“我们还是推广兴趣围棋,让孩子先爱上这个项目,再以围棋为载体给孩子普及其他的中国传统文化,最终打造文化围棋。”老贾说出了自己对于围棋文化的看法。

  

  模式创新抱团谋取大发展

  青岛围棋培训不缺乏市场,更不缺乏有能力和担当的从业者。在协会会长刘群燕看来,将围棋产业化,做出以集团化运营模式来聚合几十家俱乐部,并且在发展上将创新与统一相结合,将是青岛围棋未来发展的大势所趋。

  在刘群燕对于青岛围棋培训市场未来的构想中,成立“青岛市围棋教育集团”应该是帮助各家俱乐部突破“瓶颈”的大趋势。“集团下面会成立多个公司,有专门负责培训招生的,有培训教师的,还有赛事公司,管理教学公司以及营销公司。”刘群燕说。这些公司职能分明,比如赛事公司未来会举办面向全省、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围棋队际擂台赛,赛事的赞助商将会碎片化,品牌赞助也可实现转让;培训教师团队的公司将会对有志于从事围棋行业的大学生进行专门的培训。“在集团这个大背景下,相信大学生对于未来前景会更有信心,并且他们的薪酬会和他们的能力挂钩,自己来争取甚至是决定薪水高低。”而在几十家俱乐部形成集团化运作后,青岛的围棋培训市场还可以轻易地解决发展不均衡的弱点。

  未来青岛围棋教学还将实现形式上的绝对创新,即用队际赛的形式来改变传统的一对一对阵的教学。“传统围棋项目是有先天劣势的,它讲求单打独斗,棋盘上就是要给对手挖坑,利用对手的失误来取胜,这种特点对很多独生子女来说,他们学围棋等于是‘独上加独’,但围棋队际赛完全改变了这个缺点,他会让学围棋的孩子更讲求团队精神,并且很多高段位的孩子在达到一定层次后也不会失去学习围棋的信心和乐趣,他们可以成为教练,继续来辅导水平差一点的队员,大家互帮互助共同进步。”刘群燕说道。此外,针对队际赛的发展,一种能够随时储存便于复盘的新型专利棋局也应运而生。这也将是未来青岛市围棋集团重点发展的项目。

  在实现创新的同时,青岛市围棋未来还会在“统一”上做文章。制定统一教材,教学标准也要精细标准化。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提升围棋培训市场的环境,为真正的产业化做好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