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川普推特學英文】海、陸官校足球賽 西點軍校三連勝

  • 时间:
  • 浏览:8

  【大紀元2018年12月16日訊】美國美式足球著名的「海陸大賽」(Army-Navy game)2018年12月8日舉行,這場經典大賽由西點陸軍軍官學校的「黑騎士」對戰美國海軍學院的「海官生」,從1890年首次舉辦至今已有上百年歷史。川普是第10位前往觀賽的在任總統。

  歡迎和我們一起,透過美國總統川普的第一手訊息,認識川普、認識白宮、認識美國!

  第119次的「海陸大賽」在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林肯金融體育場(Lincoln Financial Field)舉行,這裡正是超級盃費城老鷹隊(Eagles)的主場。川普在空軍一號上就預告了即將抵達的訊息。

  ▲中譯:很榮幸能前往觀賞今天的海陸大賽。就快到了,要降落囉!

  ● honor [ˋɑn?],名詞,榮譽、名譽;動詞,使增光,給…榮譽。

  ● Army-Navy game:每年的陸軍(Army)與海軍(Navy)比賽標誌著美國大學橄欖球常規賽季的結束,以及由陸、海、空三個軍官學校爭奪「總司令盃」(CIC)的最後一場比賽。

  陸軍隊名為「黑騎士」(Army Black Knights )也稱 cadet [k?ˋd?t],原意為軍校學生,候補軍官、警官,見習生。海軍隊名為「海官生」(Navy Midshipmen),單數形 midshipman [ˋm?d?pm?n],指美國海軍軍官學校學生,軍艦上受訓的見習軍官。

  在實施志願役的美國,成為一名保家衛國的軍人是榮耀的象徵。這場比賽由禱告及唱國歌開始,禱告詞即寫道:「這是唯一一個場上的每一位球員都願意為觀看比賽的人們付出生命的比賽」。

  此外,由於這些學生畢業後都要服役,多不會成為專業運動員,因此球員的努力純粹是出於對足球的熱情以及對學校的榮譽,海陸大賽也被譽為「最純淨」(purest)的比賽。

  1901年,時任美國總統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首次前往海陸大賽,開啟了三軍統帥觀賽的傳統。二戰期間,陸軍隊擊敗海軍隊拿下勝利後,遠在太平洋前線作戰的麥克阿瑟將軍特別來電報祝賀,而他正是西點軍校的著名校友。

  同時,轉播這場比賽的收益也相當可觀,權利金高達1.5億台幣,收視率是全美大學聯盟的前十名,再再都是美國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川普在2016年以準總統的身分現身,而在2018年,他是第10位親臨賽場的在任總統,這也充分展現出他對軍人與運動賽事的重視。

  在開賽之前,海軍、陸軍傘兵緩緩從天上降落,陸軍展示了國旗與服役旗(service flags),海軍則帶著寫有「受海洋鍛造」(Forged by the Sea)與「懼怕山羊吧」(Fear the Goat)的旗幟(山羊是海軍的吉祥物)。

  每當一名傘兵完美落地,觀眾席就爆出陣陣歡呼。

  川普與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都受到了兩個軍種球隊的歡呼與喝采,軍用噴射機與直升機從球場上方飛過,兩邊都用震耳欲聾的吼聲席捲全場。

  川普擔任開賽拋硬幣(coin toss)嘉賓,結果由海軍隊猜中硬幣方向,選擇開球場地。

  如同先前的觀賽總統,川普在中場時換邊坐以示公平。在下半場時,他坐在海軍中將卡特(Ted Carter Jr.)與海軍部長斯賓塞(Richard V. Spencer)中間。

  但是海軍隊出師不利,在陸軍隊的猛攻下一路苦戰。最後陸軍隊以17比10勝出,拿下三連勝。此前陸軍隊已擊敗空軍隊,這也意味著保住了「總司令盃」。

  事實上海軍隊並非等閒之輩,從2002年到2015年,海軍隊曾保有14連勝的紀錄,一直到2016年才終結。

  為了展現公平競爭與團結一心的精神,比賽結束後,球員會一起面對敗方唱敗方校歌,再面向勝方唱勝方校歌。

  川普以賽事的精采畫面及推文祝賀西點軍校獲勝。

  ▲中譯:能參加今天在費城舉辦的#海陸大戰是我的榮幸。這是場我們的英雄們帶來的偉大比賽。恭喜#西點陸軍足球隊贏得比賽!

  ● attend [?ˋt?nd],動詞,出席、參加。

  美國國歌《星條旗之歌》(The Star-Spangled Banner)一直是其國家精神所在,在大大小小的運動場上都有賽前唱國歌的傳統,川普另外分享了兩校合唱團高唱國歌的畫面。

  美國國歌譯文:

  O say can you see, by the dawn’s early light,

  哦,你可看見,透過拂曉的一線曙光,

  What so proudly we hailed at the twilight’s last gleaming,

  我們如此驕傲地對著什麼,發出歡呼的聲浪?

  Whose broad stripes and bright stars through the perilous fight,

  誰的寬條紋與明星,冒著一夜炮火,

  O’er the ramparts we watched, were so gallantly streaming?

  依然迎風招展,在我軍碉堡上?

  And the rockets’ red glare, the bombs bursting in air,

  火箭的紅色強光,炸彈轟轟作響,

  Gave proof through the night that our flag was still there;

  經歷黑夜,它們都是見證,國旗安然無恙。

  O say does that star-spangled banner yet wave

  你看星條旗不是還高高飄揚

  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在這自由國土,勇士的家鄉?#

  責任編輯:亦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