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看男医生25岁姑娘抢了4周的号 结果悲剧|肛肠科|女医生

  • 时间:
  • 浏览:2

  原标题:[澎湃问政]_不想看男医生,杭州25岁姑娘抢了4周的号,结果突。。。

  25岁的未婚姑娘小雯(化名),上班时突然晕倒在厕所,马桶上还血迹斑斑,单位同事被惊吓之后随即引发猜想连连,最后医生给出痔疮出血的结论才平息。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惊险与尴尬背后的隐情:姑娘其实早就意识到自己的毛病得尽快治,却为了找一位肛肠科女医生给自己看而一拖再拖,不料差点有性命之危。

  由于肛周部位涉及到女性隐私,女性痔疮患者遇到男医生时难免尴尬,就诊时倾向于选择女医生。只是外科女医生本来就少,再细分至肛肠科的则少之又少。

  庆幸的是,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医院意识到此问题,像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杭州市中医院、杭州市三医院等都设有肛肠科女医生为大家提供诊疗。尤其是市三医院,在肛肠科内成立了女子肛肠组,6位女医生分别是2名高级职称、2名中级职称、2名初级职称,还于2018年4月开出女子肛肠特色门诊。

  

  那么,肛肠科女医生是只为女患者服务吗?要是遭遇男患者她们会犹豫吗?明知是一份又脏又累的“掏粪”工作,她们又为何毅然决然选择呢?

  近日,钱江晚报记者走进市三医院女子肛肠组,深入了解肛肠科女医生的日常。

  

  肛肠科女医生稀少

  女患者常因不想在男医生面前脱裤子

  而延误治疗

  丁菁,市三医院女子肛肠组负责人,跟钱报记者说起小雯的事情时她显得有些自责:“她说挂我的号一个月没抢到就一直拖着,以致到如此危险的境地,要是她直接来门诊,我给加个号看了,问题在还没严重起来时就解决了。”

  原来,小雯从事文职工作,因长时间久坐,早已有痔疮的问题,只是起初不太严重,自己买点药塞塞出血就缓解了。不过,这次不同,每次大号时出血量较大,她意识到该上医院看看。只是跑了好几家医院,挂了号进去发现都是男医生,痔疮的检查都得脱裤子,她想着自己还是个未婚少女,做不到这件事,便转身离开。后来辗转打听到丁菁医生,还是位专家,不料号子实在抢手,她连着秒了四周都没抢到。

  

  事实上,类似的情况肛肠科女医生们在门诊中碰到比比皆是。“我从一周一个半天门诊加到两个半天,号子还是供不应求,病人中至少有一半说是之前碰到的是男医生没看就走了。也有的病人,原本挂了隔壁诊室男医生的号子,一看这边有女医生,立即把号退了来我这边加号。”

  丁菁医生说,同样作为一名女性,她很能理解那些女患者,毕竟是涉及隐私部位。但作为一名医生,她想奉劝各位女同胞,医生看的是病而非病人的性别,千万别因避讳是男医生或是女医生而延误治疗,造成严重后果就得不偿失了。

  虽然肛肠科女医生为数不多,但在工作中她们也并非专职为女患者服务,门诊或是急诊中碰到男患者,她们也照样处理得有条不紊。

  “有一位中年男患者给我们整个组的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只是肛周有点瘙痒,但非说自己得了严重的痔疮,脱了裤子让我们给做检查。我们只能认真对待,然后仔细说给他听。在最后写病历时,意外翻看到之前的就诊记录,几个月来他到肛肠科就诊了数次,全是我们熟知的肛肠科女医生。”丁菁医生坦言,站在女性的角度,对于这样的“小插曲”可能会有点尴尬,但作为医生,看到病人安好才最重要。

  壮小伙肛周脓肿

  肛肠科女医生被溅一身脓血依然谈笑风生

  痔疮、便秘、肛周脓肿等都是肛肠科的常见病,且在人群中的发病率都比较高,尤其是到了节假日时,到急诊求助的此类患者便会增加,且常常是在半夜。如今临近春节,该现象已经凸显出来。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俞艳艳医生值班,突然接到急诊呼叫,来了位肛周脓肿患者,她以最快的速度从病房跑去。

  病人是一位30来岁的壮小伙,肉眼可见肛周的脓肿有乒乓球大小。然而这对于已有10年临床经验的俞医生来说驾轻就熟,她迅速戴上手套给患者做肛门指检来判断脓肿是否与肛门连通,因为连不连通的处理方式会有差异。不料,她的手指伸进患者肛门的那瞬间,大脓包爆裂,脓血喷射而出,俞医生的眼镜、衣服上到处都是,她简单清理后继续给小伙治疗。

  

  “习惯了,有时做肛门镜检查或是手术,患者灌肠后没拉干净,打了麻药后肛周的肌肉松弛,患者咳嗽、说话等突然腹压增高,水、气、粪一股脑儿迎面喷来,所以我们都已经有经验了,提前做好防护就行。”面对在常人看来脏到不行的事情,俞医生依然谈笑风生。

  不过,转而又严肃地说:“我想通过钱江晚报提醒大家,春节期间暴饮暴食,加之东奔西走太劳累的话,肛周脓肿会比较容易发,尤其是雄激素分泌旺盛的年轻男性,此病发病急、进展快,要是感染入血的话可致脓毒血症,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提醒大家放假后饮食和娱乐都要节制,健康过大年。”

  老太太严重便秘

  肛肠科女医生用手抠粪十几分钟

  自嘲是“掏粪工”

  如果说处理肛周脓肿患者算是肛肠科里的脏活,那么处理便秘患者那活就是又臭又脏。

  一天凌晨1点多,丁菁医生被紧急叫到急诊,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有慢性便秘病史,以前两天不拉用点开塞露就好,这次特别厉害,用了好几支都不见效,便意倒一天会来十几次,可每次跑去厕所坐个把小时也没拉出。那会她已是整整七天没拉大便,肚子绞痛得在床上打滚,老伴才半夜打车送急诊。

  对于如此严重的便秘,灌肠是必须的,但大便嵌塞在肛门口,灌肠的管子根本无法进入肠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把干硬的大便抠出来。丁菁套上指套和手套,弯腰便忙活起来。积累了一周的宿便味道特别重,瞬间弥漫了整个诊室,熏得陪同的老伴捂着鼻子去诊室外守着。十多分钟后,丁菁忙完走出诊室,衣服和头发上都已沾上那个味道,老先生朝她鞠了一躬,说:“你们工作太不容易了,连子女都没这么好。”

  

  可以说,又脏又累又尴尬,就是肛肠科女医生的日常。但这群自嘲为女“掏粪工”的人说来却乐在其中。

  “虽然我们的工作脏点臭点,但每每看到经我们治疗患者的病痛很快被消除,那种开心、满足与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丁菁一语道出了所有肛肠科女医生的心声。90后姑娘秦靓是这个团队里年纪最小的,读研时她便毅然决然选择了肛肠科,理由很简单,就是喜欢这份成就感。

  来源:钱江晚报

猜你喜欢